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带灯

带灯读完已是两周之前。

带灯开始读的时间大却还有印象,就是14来国庆去西安的火车上。这期间跨度,确实很大,但是去年冬天从新翻到了这本书,又从开始读起来。

自己喜欢贾平凹的小说是大二在路边摊买的一本合集,有长又短。而带灯的的确确是一本长篇小说。关于陕西的一个小镇的故事。

这部书读者会有很强的真实感。因为书中所写的内容,和自己成长的那个年月相差无几。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孩童的我所看待这些事情,大多也都路人旁观者而已。 带灯是小镇上的干部,所以参与者的视角去看那些事情,自然有不同的维度思考。

过去十多年是中国快速发展的时代。对于每个城市,每个县城,都有自己的发展目标。在镇子上同样如此,所以 摆脱贫困,发展经济是每个镇子上首要任务。而这个任务是书记一手抓的,樱镇子上很多人的命运也就和要新建的工厂挂上了钩子。镇子很小,谁与谁有恩怨,谁跟谁是世家,都很清楚。因为镇子很小,人也很少,彼此都很熟悉。每家那本经,作为干部的带灯自然也很清楚。所有人在的节骨眼都不存在过去不,上访人的可以因为钱而放弃,也因为钱,两个大的家族都建设了沙场,最后也因此遭遇到最后的事故,弄的亲人故去,带灯夜因此收到意外伤害, 意识 渐去渐远。

还有一个关键词,就是维稳。维稳真的会是那个时代里非常重要的事情,带灯作为治安综合治理办的主任,最核心的任务就是安慰上访者。这个话题很敏感,但是小说还是描绘出不同上访人的心思,有含冤诉求者,有一己私利者,有恶意中伤者,镇子虽小,但人心难测。作为干部而言,确实心里自己有杆秤。对于不同的人应该怎样处理,有可以用利益驱使的,有可以用武力恐吓之,也有人心帮助之。

现在看来这些话题,真的很难去评说,政策对与不对,但是读这样的小说确实给人以另外一种视角。经济该不该发展?是闭关锁国,安于现状,还是引进新技术,促进就业,促进发展?现在我们或许能看到为什么过去那些年,为什么会一直强调发展的重要性。然后是稳定,或许前几年我们还在讨论说政府维稳怎样怎样,但是作为政府参与者,也还是有部分人是在用心办事,确实对比最近的 ISIS,其实会觉得现在中国安稳的社会,需不需要过去的投入?

带灯在文中的比喻成萤火虫,暗自燃烧自己,照亮他人。她帮助了书记,最后自己降职处分。她帮助了因矿难守寡的村寨女人去争取赚钱的机会,她帮助了很多人,最后自己因事故,智力开始退步。或许这样的好人,唯独美好的事情便是对元天亮的思念。文章一直穿插着她对元天亮的信,如同秒速五厘米里橙田对贵树一样(好穿越😂),一直有《无法传达的心情》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