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冬日

北方大多城市都来了暖气,气温也快徘徊在0度上下。还不到6点,大厦便会点上特意的霓虹灯。

北方的冬天持续很长,虽然说不出具体的日期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10月中下旬后,风便会夹杂着些许冬日的气息,看看街道堆积的红叶,看着不时呼出的白气,也渐渐明白自然的调节。

前些调侃窗外的“雾”也快有“雾都”的浓度,没有人喜欢大雾天,心底也希望起一场风,吹散这所有的阴霾。冬日里的风,来了自然是好的,看着异常蓝的天,作为观赏者自然觉得美,但是也有不那么幸运的时候,风大的时候,就连蹬自行车也会承受着难以言表的阻力。起风了,街旁的树木又刷刷的落几片叶子,还是11月上旬,不至于那么枯燥,浸染的树木还能够维持这美景一阵日子,至少不会那么快引来萧瑟的景象。

南方的孩子期待下雪的日子,入冬了,什么时候下,谁也不知道,有时候早,有时候来的晚。一夜起来,看着白花花的路上,除了一规律的脚印,安静的天空中只留的下几声停留的麻雀的声音。还记得大三的时候那一场雪,虽然还得早上应付期末考试,看着去往体育馆的披着素装,会有时代的转换感,所以也能理解那句话“下了雪,北京也就成了北平”。

突然看到了三年前写的那篇《这个冬天》,虽然是两地的冬天,好在心态没变,会思念那个冬天的实验室的小伙伴,会回忆寻早机会的漫长,好在现在自己还拥有这些。 听着《the Moment》, "我会记得这一刻"。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