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冬天来了,但却没有几丝寒意!

湖南的冬天很奇特。现在中午还如春天一般。心情好时觉得温暖,不好时便叫酷热。中午的温度徘徊在20℃,晚上却可以迅速缩至5℃左右了,不过盖着厚厚的杯子,真的没什么冷的感觉。

如果真的要我说点冷得感受的话,那应该就是外面枯黄了的银杏树了吧!上学的街道两旁种着在川难得一见的银杏树,如蝴蝶翅膀的叶子,渐渐的由青变绿,再至黄。几丝清风后,终于摆脱了呆了近八个月的“家”。叶子掉落在地,没有一丝声响,静静地,慢慢地逝去,但树的基部却被堆上了厚厚的一层,整个冬天都不会再有机会去接触寒寒的雪花,吹吹淡淡的薄雾。树叶掉落的刹那,心里难免为之一颤。毕竟冬天又来了,又是一年了。

十八年了,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一个人生活着。难免变得多愁善感。记得高中时期,我说她情感很丰富,看来现在我也有几许了吧!经常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我这十八年究竟是怎样过来的。

童年,活得真的很烂漫。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匣子里,几乎感受不到什么压力。那时的冬天,除了难见的雪花,以及见到雪花时的兴奋,就再也没什么清晰的记忆了。那时的冬天真的很冷,小手冻得通红,但依旧要伸出来,去和别人玩游戏卡。回到家里,妈妈会在水盆里倒入一些开水,过一会,她便硬拉着我的手,伸入那滚烫的水中。带着一丝不情愿,伸入水中,才开始很不舒服,渐渐的会有一股暖流,缓缓地流入心间。小时候,妈妈是我们的温暖。现在我们长大了,我们便是她的温暖。也许我们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就能驱散她在冬天的寒意!

上了初中,在那个青春萌动的时期。结交了很多朋友,有喜欢的也有讨厌的。讨厌的不过是那时孩子气的表现,现在看起来,真的没什么。至于喜欢的,真的抱有很大的遗憾。初中就那样平平淡淡的过了,不知不觉地进入高中。高中变得更单纯了,除了学习几乎没做什么事。似曾除了高考就没什么感觉了。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高考展开的。同学与同学之间的交流随着高考时间的的迫近变得越来越少。那个焦热的夏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迎来了寒冬。但在那个寒冬里,却暗中流淌着一股暖流。彼此的心,都在暗自想着对方,维系着它,尽管没有语言上的交流。高考过了,寒冬也被暖流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隔阂都已消除了,所有的想法都以表达,暖流也渐渐的变宽了,流淌过全身!

那个夏天,在外游了一阵。被憋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好久,也应该好好出去转转。

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新鲜事物,会觉得这个世界好大,那些年生活的真的太狭窄了。

可以在海拔三千米的地方沐浴雾霭,可以在松散的沙滩上画着“木叶”,可以再茂密的丛林里听着鸟鸣,一切都那么好。大自然的神秘也在于此吧,会不由自主地在那里跳着蹦着。飞流的瀑布,平静的湖面,五彩的水池。每一处都那么吸引人。一个心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笼子里,日积月累的枷锁如寒冰般,已让它再无生机可言,如进入死寂的静冬。但却在那个地方,苏醒了过来。第一次见到了海。其实天与海的界限是很明显的,浪花是一朵接一朵的,有时大有时小。还记得第一朵浪花连我的脚都挨不着,可第二朵却毫不留情地打湿了我的短裤,摧毁了我的沙雕。那里的天空很蓝,云很白,一团时一团,十分可爱。我是与我弟一起来到那里的,没有家里的“看管”,自然自由很多。一个人漫步在柔和的沙滩上,晒着暖暖的阳关,看着空旷的海,蓝蓝的天,心里多年堆积的雪,也渐渐融化了,它也想摆脱那重重的枷锁,去感受外面的世界

冬天来了,寒意却少了几许!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