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挪威的森林—心中永久的梦

23413

这些年没怎么读书。作为大学的第一步小说,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写写自己的感受。
《挪威的森林》的最后一章的开头便是:直子不在这个世上了,已经化为一杯灰烬。直子走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想看到的,尽管这是提前就安排好的了。直子的逝去,是渡边君无限的悲痛。直子于渡边君而言,无疑是美的集合,一直沉迷于此,但还是有消去的那一天。日本人对感情的专一的确有些出乎人意料的。《挪威的森林》渡边对直子,《秒速五厘米》的贵树对明里,这一份执着,一份从一开始就在心里打算永久的执着,即使今后的离别,但依旧不能让这份由执着幻化成的记忆消散的一干二净。这种淡淡的悲,从某种程度上变成了双方生活中所独有的一丝曙光。在这个忙碌的世界里,至少还有那份最纯真的美好,永远在心间荡漾。新海城也好,村上春树也好都至少给我们带来了那段樱花飘落的美好。
直子在开篇时对渡边君提出了两个请求。其中一个是:希望你能永远记住我。渡边君做到了,一辈子都没能忘记她,即使身边有位可能更好的姑娘。这段由责任逐渐演化成深爱的感情是那么的深,以致渡边君迷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份羁绊牢牢的束缚了他的心,超越了一切。
“那时心里想的只是我自己,致使我身伴而行的一位漂亮的姑娘,只是我与她的关系,而后又转回我自己。”
直子是渡边君心中的梦,木月的死,让他俩走到了一起。木月将直子托付给渡边,但渡边最终还是未能将她拯救出来。直子的逝去,点破了这段美好的梦。木月的死,将直子带入了那片森林,一个人孤零零的一分一秒的挣扎,一半被对木月的爱所束缚,一半又感触着渡边君的爱。她的心如同那口井,深深的坠入一片漆黑,但依旧不忘井口的一丝阳光,希望有谁能助她一把,摆脱于此。心中的矛盾一直都未消除,直至21岁。
渡边君作出承诺,会一直记得直子,记得她这样存在过,这样在他身边呆过。
一句简单的承诺,那是对直子的一生的记忆。直子停留在二十一岁,对她的记忆却伴随了渡边君的一生。这种记忆,是一种无悔,一种对纯美爱情的怀念,一种永生永世的美。当这种记忆逐渐转变成心中的一弘甘泉,一直在内心循环着,静静地滋润这干涸的心。
在最后的最后,渡边选择了绿子,而直子选择了死。
绿子,一个活生生的完美的女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不免有所心动。两人走在了一起,开始逐渐依恋起对方。绿子长得很乖巧,性格外露,内心也很坚强。众多的苦难压在了她身上,她所经历的一定比直子还痛苦,但阳光的性格使她还是选择了“出世”,去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她只希望渡边君能够做到在与她在一起时只想着她一个人。两个女人,两个请求,一个是永久,一个是现实。直子需要一个依靠使她能接触到现实的阳光;绿子需要一个依靠,与她共同经历,面对这冰冷的现实。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而存在。
最终直子没能走出这片森林,一方面是对木月爱的太深,一方面是希望渡边君能过得幸福,自己终究只会拖累他。木月的死没能寄予直子的生,而直子的死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了生。一直迷茫与“入世”与“出世”的他,在玲子的引渡,看清了现实,摆脱了这段迷茫的岁月。
第五十首《挪威的森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像直子的梦,也都有这样一份执着,尽管后来化为了泡影,但却成为了永远难以忘却的片断。第二首《挪威的森林》意味着开始,那第五十首便意味着记忆。
不过再美的梦都有破灭的一天,一直被其所遮住,只会让迷茫变成绝望。那段樱花飘落的美好终究如樱花般飘落在地,与大地融合在一起。但那份曾经所经历的过程会年复一年的如樱花般,再次散落。也许下一个春天,你和她在某个路口相遇了,打身旁经过,停留,回头,相视一笑,又转过头去,迎着一缕新的阳光,看着飘落的樱花,戴着淡淡的笑,大步向前迈去;也许在下一个春天,你又回忆起那个梦,温馨的笑了,然后牵着身旁那个她的手,一起去体味樱花的浪漫。
一个人一直守护另一个人,终究只是永久的梦。
珍视现在的她,那才是永恒的幸福!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