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

暗黄的灯光下,几个人影闪动着。除了偶尔几辆汽车的前灯扫过,长街也再无别的景致可赏。 渐入寒冬,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平时好玩的孩子也蜷缩在屋子里,也不期许多玩一会。如此冷的天,还是在家里烤着暖炉比较舒服,大家都这样想着。 长街不长,何至于如此俗气的名字,长街上的人不知,也懒于知道。日子依旧过着,不曾因几个字而变化。当阳光驱散久织一夜的睡意,人们便各自忙着各自的,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或者还是呆在屋子里。太阳落下山头,薄雾渐渐泛起,长街也彻底沉寂下来,静的如此落寞, 详情 »

山外山

又开学了,暑假过完了!火车在山城重庆境内转悠,一路上反复在穿洞与出洞之间循环。山还是挺险峻的,有些如峭壁般,竖直的耸立在群峰之间。慢慢的看着一座座起伏的山峰,慢慢的去体验着这趟旅程。 火车由成都发往长沙,一路上停停走走,不断的变换着面孔。在涪陵站时,我右边的乘客变成了一位非常年轻的小伙子,提着一个红棕色的小包,感觉刚刚工作不久。 不一会,他便向我询问时间,他第一次到酉阳,不知道酉阳站到底怎样,只能看时间推算了,说是20:48分左右便到。当然接着这个问题我们的聊天也开始了,发现我与他其实有几分相似的,只少都看着火影过来的。 详情 »

痛并快乐着

长沙七月燥热的夏天,空气中嗅不出任何转凉的气息,些许微风扫过,留下的便是整个夏天的痕迹。 白天还好,在微机房中实习,完成我们的c++程序设计,但实际上大多时间实在游戏中渡过。白天的生活还是充满一些闲适的,至少睡觉都不会是什么大问题,空调会一直开到下午三点,即我们一天的实习结束。 但,一旦太阳要落山了,整个城市迎来繁灯时,“苦日子”便来了,当然“苦”只是相对而言,也许别人并不把你的处境是为“苦”,反而有可能是“喜”。但自己的确觉得在这个如此酷热的夏夜, 详情 »

最后一次班会

昨天,班导来了,例行班会,不过有点特殊,他的最后一次班会。班导很有才,虽然不善言谈,但他的学习能力绝对是一流,大学拿奖学金无数,还取得的了保研资格,这一期更是拿到了公派留学的名额,这些在很多人看来都是遥不可及的事,但对他却似乎是呼之即来。他在班会上反复强调了一句话——永远不要放弃自己。 昨天高考结束了,感觉似乎不太理想,一年的努力似乎没看到任何回报。 人生的波折似乎总是持续不断,一次一次打击着那早已疲惫的心,直到它再无生机可言。但总有人没有认输,在他心间,一直有一股力量,不认输,永远都不认输, 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