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微日记-20170824

昨日处暑。 天气晴~

已经是八月下旬。昨天提交了工作居住证的材料。今年的一个重要的目标算是要尾声了(如果不出意外)。

最近看了看去年七八月份的日记。发现那个时候的心情动荡很多,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开始引起那么摇摆不定的心情。今年相对而言好了很多,自然知道还有那么多目标没完成,也来不得半点的纠结或者畅想。

离职的传染性

昨天看到关于人才的流入率的统计:

无疑切合了自己的实际经历。从去年七月份开始,首先是 LJ 在七月初提出了离职。大概是觉得公司发展偏离预期轨迹(互联网基因缺失),希望换一家公司发展。八月初 Qsir 离职,大概直接原因来源于公司高层的不重视,和对于薪资的不平衡吧。八月底 LX 设计师因为实习期未能达到上面的要求(这块我参与了评判,非常抱歉这么一个决定~)离职。九月中旬,Looper 提出离职,大概是对于后端项目的无力,以及 Alex 加入和他之间交流上的不顺畅,(个人推测还是这个企业已经无法支撑起他对于技术上进一步探索。)。九月下旬,与 Simon 和 Liya 就 word cabulary 项目发生过最为严重的争吵,类似向东走或者向西走。自己随后宣布退出,放弃股权。10月回来的第一周周五,提出 last day 申请。10月26号,离开 V 厂。12月,XJ 离职。大概16年下半年,数位曾经的伙伴离开 V 厂,自己感叹离职真的就像传染病,一个接一个,这种恐慌,有的时候真的会给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也希望后面 V 厂还是能够挺过来吧~

个人诉求

大概日记里陆陆续续反馈出去年从3月初到最后10月份这接近6个月的心情变化。2月初回到公司,家里人希望我对工作地作出个选择?三月底见到微信推的阿里北京园区的搬迁,那个时候也是有想法,如果可以过去多好,但是是没有理智的意愿的。暑假的经历,小伙伴一个个走了,内心开始恐慌,但是还是希望自己坚持。谢老板过来聊项目,拒绝加入。随后和上层意见不合,最后还是选择离开。大概自己的真实初衷有下面三个吧:

  • 技术上再进一步,完善简历~(自己确认离职只回大公司)

  • 对目前模式不看好,项目会有自己的市场,但是是一个有限的市场

  • 回到北京

暑假尾声

不知不觉暑假就要完了。大概一个夏天就这么过去了,其实会觉得有些意义今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玩意。所以大概自己也是希望能够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吧。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