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这个冬天

这是长沙的第四个冬天,习惯了凛冽的寒风,习惯了路边不时落下的枯叶。偶尔也会遐想,一个谈不上繁华的城市,不快不慢的生活节奏,靠山临水,算得上一个好地方。

虽在南方,但入冬了,无疑“冷”是最为明显的特点。雪花自然是有的,虽然不多,但多少要是个象征性的符号,于是乎,到也觉得来对了地方,至少每年下雪也不在是个盼头,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今年相比去年,无疑还算好的。尤记去年的那场的大雪,三四天后积雪才清除。当然没有多少雪地步行经验的人而言,摔跤到也成了“跌倒的第一步”前些天,还记得某人说,感觉今年实验室都没有去年有生气了。心想毕竟刚从南校搬过来,新修的建筑多少是缺少点熟悉的味道。不过于这一群人来说,多少还是会缺少些什么。

12年暑假进入实验室,作为外院的人,才开始还是觉得有些“生疏”感,不过都是同一个年龄阶段的,相处下去自然也渐渐消除。虽说长沙的暑假热的出奇,但白天实验室的空调对人诱惑却远超其他。“朝9晚5”的生活便也成为了一种习惯。当然老师提的要求还是不一样,严格意义上是要求8点半到的,于是乎连闹铃也懒得设置了,等着老师的电话的催促!入冬了,似乎瞌睡的时间也随之增长,那时便也开始思考怎么应付老师的电话了,后来胆子大了,干脆关机算了。躲得过白天,但晚上却还是要求“加班”的,至于加班这个东西也是那时开始形成的,毕竟对我们来说,没有老师监管的加班便如同没有老师的自习,看电影的看电影,看动漫的看动漫,吃着“加班”的福利零食,轮换着打乒乓球。现在一想,到也算是生活的一件趣事。虽说技术严重退后,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群人打乒乓球到也还是别有滋味的,输赢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响应老师的那句话“也要适当休息锻炼”。

来年开学,课程多一点,突然听到某人离开实验室了。的确听到是有些吃惊,但过后一想,这种事情,今天不发生,过不了些天也会发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谈到离别,不舍归不舍,但选择终是选择。喜欢《离家出走》的前奏,一列火车缓缓的当身旁走过。喜欢这种感觉,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火车载着你去你打算去的地方,路上身旁的桌位不断换着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目的地,目送他们下车,然后回过头,做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你要去的地方。最近读《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与他的巡礼之年》,发觉人生似乎注定会遇见这样的小圈子,然而他们也注定会突然离你而去,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一想,都快2013的尾声了,“尾声”这个词用得有些凄凉,其实并不是个悲观的人,但字里行间还是习惯用这样的词。习惯这个东西,改变不是那么两三天的事情。今年暑假,在实验室呆了接近两个月,正所谓年轻终究会付出代价的,不成熟或者技术上的缺陷,整个项目陷入了矛盾的地步,改与不改?好在年轻,有足够的时间,至少那两个月学会去更好的思考,或者说让它变得更好。暑假过得很快,两个月还没来得及反应,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自己觉得每个暑假都是蜕变,如同去年觉得那时做的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决定,但看现在,去年和今年相比,自己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少了。暑假的事情虽然单调,但也会试图去创造些别样的色彩。

我们一直讨论书记什么时候会忍受不了我们,离我们而去。今年暑假这天终于来了,由于校区搬迁,实验室重新改造了下,虽说和twitter的办公室差距很多档次,但作为“设计师”而言,心里觉得是这个样,就行。告别了乒乓球桌的时代,每个人都有了一张做自己的办公桌,虽然不大,但多少算是奔向正规化的一小步了。中间休假归来,终于还是去了新校。环境很好,也很舒适,相比以前,那一段时间,项目上的催促,一群人隔开了。自己还嘲笑郑还得受到监视。虽说只隔了几个房间,但距离还是有的,我跟某人说,其实这样的朋友不一样,一起处过事的,其实也算“同甘共苦”了,彼此会产生一种特别的关系,自己说不清楚,不过会觉得,有些人会在生活中扮演着一个不一样的角色。其实,才开始到也不觉得,分开后,其实还是多少会有点想念的。

暑假看《奋斗》,不同的人物,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经历,最后,陆涛说:“其实这就是我想要的。当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我觉得那就是在奋斗的路上”。开学时,发觉大四的开学早就失去了原有约束感。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准备上,面对着“最难的就业季”,压力不言而喻。偶然看见分享的好声音唱王力宏的《心中的日月》。这首歌其实算是初中的开始,记得小学毕业时,电视上反复放着这首歌。说实在也觉得这种风格的挺新奇的。初中恰逢周四的晚上,班文艺委员放了一首《花田错》,虽说这首歌的歌名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但被那种加入京剧风格的歌曲给惊呆了。至今喜欢初中最喜欢的两首歌《一首简单的歌》《大城小爱》。喜欢这种调调,七年过去了,谈到喜欢,其实还是喜欢着。觉得,既然喜欢,到也没什么担心的,但面对着无数次,毫无理由的被拒,有时也思考着自己到底要不要放弃。国庆收假后,感觉离当初自己限定的日期越来越紧迫,从未有过的紧迫感,看着墙上挂着《功夫》海报的日历,如同一步步走向死胡同般,谢安慰自己都会有的,心里一想,自己要求也不高,当然也不认为是缺乏能力,就暂且把它归着缘分。

11月份入冬,地处“深山”的本部变得异常冷,每晚坐校车从新校回本部,看着渐渐灯火辉煌的城市,比起去年深夜四人行的影子,多少单调了些。五月份学姐回来,算是重温去年冬天画面,看完《中国合伙人》的路上彼此互相调侃着,无论是在线解题还是家教服务也好,几个人穿梭在人群中,也不知那样画面会多少年后才出现。

今天,学姐说几天后就可以回家了,“家”,发觉越到年关,越是熟悉。深刻记得自来也的这句话“思念你的人就是你的归处”。傍晚和何作2013的最后一次挥别,恍如一年半的时间终于要迎来“暂别”的节点。听着《the Moment》, "我会记得这一刻"。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