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bbon image search rewind fast-forward speech-bubble pie-graph star

立秋

今日立秋,刚好也碰上北京奥运会11周年。从08年到19年,很快,如果说08年奥运会的晚上发生了什么,除了震撼的开幕式,记得印象深刻的是那天居然下午4点钟停电了,然后大家都自嘲着,关键时刻让大家看不成奥运会,中央可以要问广播站罪的。自己喜欢70,80年代的小说,总的来说书中描绘的场景离童年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有那么相似。固然,回忆就是那么回事,更多让人充满着惆怅和坦然。

挣扎 」

不知不觉在新的职责上又是一年。其实这个年龄段似乎越发变成一条挣扎线。往前是挥别风华正茂 的年青岁月,往后是步入人们严重油腻的中年大叔。挣扎的不是时间,可能更多的是

不得不去接受曾经不认可的现实

压力 」

记得去年立秋 自己希望送给一句话:

快乐工作,认真生活

相信这也是很多同事所梦想的事情。不觉得现在工作有多大压力?

说实话压力是无形的,虽然不曾会有洛瑞所描述的:

洛瑞在采访中说:“其实我知道你想听到什么,但我想谈谈别的。在我看来,生活的压力才是真正的压力。我的母亲和外祖母经历过这些真正的压力,我自己、我哥哥、我堂兄、我的其他小兄弟都经历过。我的母亲和外祖母每天早上5点起床上班,在出门前她们还要为我做早餐,她们每天都会在冰箱里为我放上一碗麦片粥和一些牛奶以防我会饿到。我的亲人为了让我能生活下去拼尽了全力,这些才是压力。”

是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不会有为了生计如此拼搏,可是,我一直觉得压力最大的时候,是我们明明可以做的更好,我们却因为自己的失误或者懈怠,而选择视而不见。害怕变动对于现有业务线的维持和增长带来波动,记得才过去的一段时间,有人问为什么要投入时间去抓性能变化?

如果产品问技术这样的话题,实际上还是多少会伤心的。这种鸿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就像王坚博士在年会后的大哭,大概这种长期的不解所给人带来压力是不言而喻的。从某种程度上,我更愿意这种变化,化作技术团队非业务线的 KPI 指标之一。很多事情,需要关注,然后投入,最后到结果的总结。技术团队很多时候,在抛离业务线的迭代,也需要思考如何维持团队本身的文化,以及关注在自身的成长。一方面是确实优化用户的反馈,更多的是,每个团队的成员可以引起重视,以及收获改善的效益,这种改善也是对信心的提升。

成长 」

大概过去一年陆陆续续经历了不同的项目,有常规的业务迭代,也有播放器的重构,以及小程序总总。实际大多数时间线确实会有跨各个 Team 的任务交叉,这也是自己一直在努力调整的,这种变化才开始给人带来的沮丧感是非常大的,和之前的工作,不一样,我们似乎越发变得成为业务线的上文,而没有成为业务线的下文。常言道,很多事情我们迈出了第一步,却对后面的路充满了迷茫,能理解我们不断调整的变化,因为毕竟站在浪潮头,风险机遇一直都是并存的,但是和自己理解还是稍许偏差,记得 container 的格雷厄姆非常强调其实阶段的小目标至关重要,但是说句自私的话,对于技术人员成长而言,我们也需要去关心接下来的下文,前面的路验证你是个合格的工程师,后面的路帮助你成为领域资深的专家。

落地 」

其实现在特别能够理解这个词汇。无关团队大小,无关团队规模,即使在一个复杂大的工程团队,落地可能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即使在一个非常小规模的团队,落地也有机会成为非常困难的事情。对于指标性的产品而言,这个无疑容易多了。但是对于技术团队而言,每一次技术方案的更新或者新的策略,这不光带来自身团队的风险,也可能影响团队的正常运行,不同工程师对于问题所看待的角度。感谢现在整个技术栈更新,赋予前端更多的能力,因此有更多的例证让工程师可以拿着足够的数据去约束配合的团队。然后資源的争取,以及项目的推进都变成必须要合理计划的事情。记得刚步入工作的时候, JK 大佬给我们分享关于一篇 《前端影响力》的PPT。里面的观点有一个很重要,

前端不应该把自己看成一个钉子,需要去关注整个设计和产品。通过自己的投入,去发挥自己对于别的同事的影响

这也是对于内部工具建设的关注点之一,这能够让自身获得更多的关注度。我们经常思考 P6-P7的差距,无疑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最关键的,有的时候,我们或许会解决问题,但是却不愿意发现问题,有的时候,我们发现了问题,我们却未能真正解决问题。今年读的最有收益的一本书《架构即未来》

All IN 」

很少谈这个词汇。最近听到还是很兴奋。很多玩德州扑克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相信于每个人而言,我们的压力不来自生活的劳苦,而是现实的无奈和自身的诉求。其实团队士气低落的时候,这件事反而是一件好事情。毕竟预期慢慢的磨过去,不如拼出一切,去打赢这场战争。经常说团队的凝聚力,凝聚力可能更多的是来自每一次次一起努力后的故事,没有压力,始终谈不上凝聚力。13年淘宝 All IN Mobile 成就了现有手淘巨复杂的工程体系和链路调度。于自身而言,更愿意看着大家一起去拼下这场战争,因为关于生或者死,我们没有选择,唯一能够选择的是我们最后以怎样的结果去面对他。

如果皱纹终将刻在我们的额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它刻在我们心上。

You Can Speak "Hi" to Me in Those Ways